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视野

吕澎|当下艺术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人认真做研究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9-03-29 点击:2295

“提问”,是我们在回望2018 年时头脑中所涌现出的词汇。“提问”意味着不确定,也意味着某种能够穿透现象直指内核的批判性力量。艺术本身即是一种提问,艺术家的独立立场和自由思想使得他比普通人能够更加敏感、尖锐地揭示出存在的问题,并通过创造性的艺术语言,将之昭示在世人面前。因此,“提问”也是艺术生命之所寄问题因时而变,提问永不终止。

吕 澎

LU PENG

1956年出生于四川重庆。1977—1982年在四川师范学院政治教育系读书;1982—1985年任《戏剧与电影》杂志社编辑;1986—1991年任四川戏剧家协会副秘书长;1990年—1993年任《艺术 · 市场》杂志执行主编;1992年为“广州双年展”艺术主持;2004年,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毕业,获博士学位。2005—2016年任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教授。2011—2014年任成都当代美术馆馆长。现为那特艺术大学校长,四川美术学院与西安美术学院教授。

库艺术=库:作为“艺术史40×40”的策展人,您是基于什么角度,来选择这40位艺术家的?

吕澎=吕:我根据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及知识标准,对这些艺术家在艺术史上的位置和作用,做一个综合判断。

库:大家对这些艺术家在公信力和可信度上有没有什么质疑?您是如何回应的?

吕:我没听到什么质疑,但不同的人肯定有不一样看法,这不需要回应。比如我不同意某人的写作或展览策划,我没有必要去质疑,自己去做一个展览来寻根艺术史即可。

库:如果对比1978和2018,您认为在艺术领域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吕: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完的,这是一个艺术史的问题。我只能说最根本的在于——现在的艺术观念、表达及艺术的语言方式跟过去完全不同,但我这么回答没意义,太抽象了。你也可以从书中寻找答案,但这又是在讲艺术史。不同的艺术家,他工作的方向和方式都不一样,你得一个个去看,还要具体到当代艺术有哪些问题,哪些事实,否则就谈的空洞。要认真去做研究,做出成果,发表论文和著作。当代艺术史的问题点在哪?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艺术史及标准?这是很深的问题了,涉及到价值观。

库:您个人2018年最喜欢的展览是哪一个?

吕:张晓刚和毛旭辉这两个个展都不错,在文献上做了很大工夫。这两个展览对一些本质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和真正的研究,但没有任何媒体去深入报道。当下艺术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人认真做研究,只会说空话。老的批评家现在身体不行了,而年轻人都在跑场子、做项目。

库:艺术市场持续低迷,您认为这对于艺术家的创作来说是否有很大影响?

吕:如果因为市场低迷就不做艺术,说明他不是干这个活的人,真正做艺术的人跟市场没关系,这个时代还没到阻止人做自己事情的地步。市场对艺术本身不起直接的破坏作用,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艺术家所面临的处境和条件非常差,但有人还是做了艺术家,而有人不是这块料就去做生意了。另外,我们也不一定专门做艺术,也可以一边上班一边做艺术。市场不是问题,其波动与变化是参与市场的人的事。现在整个艺术圈、学术圈都在批评艺术市场,而不去认真思考和提出问题,这是要命的。

库:您认为当前艺术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吕:很多艺术家只是埋头做作品,却不知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思想,导致做出来的东西平庸。为什么今天还要做艺术?很多人没把这些问题想明白。有人说因为我是美院毕业,或者我喜欢艺术所以搞艺术,这只是一种惯性。

库:“传统热”持续,您如何看待中国的艺术家们将目光转向传统,重新开始钟情于传统?

吕:你说的只是一部分艺术家,而且对传统的理解,每个人不一样。什么是传统?光说传统与否没有意义,把过去的符号拿来用,难道就是传统?还是要有自己成熟的艺术思想为指导才好。

库:中国当代艺术浪潮似乎逐渐式微,中国的艺术发展似乎正与社会各方面一道在走入新的阶段?

吕:没什么让人兴奋的东西,现在就是慢慢等待,看有什么新的东西出来;不要过分把它格式化为一个阶段或其它,只能再看看。

库:具有深刻思想性和艺术语言创造性的艺术家仍然很少,在这个时代艺术家如何才能不断从当下社会现实中汲取养料,从而产生艺术上的创造?

吕:你能做的全靠自己,没有任何人能规定。大家在学校读了这么多年书,什么道理都懂,最后做成什么样子,只能问自己,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个人性的问题。

库: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时代机遇下有可能会孕育“大师”,今天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

吕:任何时代都可以出大师,现在我们只能等着去瞧、去看。

库: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必然要求在国际领域内更大的文化话语权。当下艺术的话语仍然掌握在西方手中,这一点您认为是否会逐渐发生变化?我们需做哪些努力?

吕:谁说话语权掌握在西方的手中?这只是假设,是艺术界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以来都存在的假设,你怎么做别人管不了,也不想管。很多西方有关中国艺术家的展览,都只是策展人的个人行为,只代表他自己的观点,不能代表整个西方。

库:对2019,您是乐观还是悲观?

吕:没有所谓悲观、乐观,现在都不知道,但总体而言应该不会出现好的东西吧。

分享到:

上一条:《库艺术》第63期:传统精神回归的先锋

下一条:新经典 | 邬建安:整个世界都会回到神话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