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新经典 | 陈坚:让内心丰满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9-03-29 点击:219

“提问”,是我们在回望2018 年时头脑中所涌现出的词汇。“提问”意味着不确定,也意味着某种能够穿透现象直指内核的批判性力量。艺术本身即是一种提问,艺术家的独立立场和自由思想使得他比普通人能够更加敏感、尖锐地揭示出存在的问题,并通过创造性的艺术语言,将之昭示在世人面前。因此,“提问”也是艺术生命之所寄问题因时而变,提问永不终止。

——新经典 ——

年度艺术人物:陈坚

ARTISTS OF 2018:CHEN JIAN

内心的风景

THE LANDSCAPE

COMES FROM THE HEART

2018年,对陈坚来说是收获的一年,其先后在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和北京中国美术馆、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大型个展,这也是建国后水彩艺术家首次在中国美术馆圆厅举办展览。在展厅中他的塔吉克人肖像系列密密排布,如众星拱月,远远望去,宛如祭坛般神圣庄重。对陈坚来说,帕米尔和大海也正是他「安魂」的处所。

陈坚二十年的坚守与实践,构建起帕米尔高原、大海和北皋风景三个极具象征意义和心理况味的精神性主题,刻画出一个艺术家生命与精神跋涉的漫长历程。陈坚的艺术无疑来源于现实,来源于对人的关注,但又抽离于外在世界,让人反观内心,走入内省。艺术家的目光与心灵,借由朴素的艺术语言,悄然融入到了对自然景物和人的描绘之中。

六十岁,中国人所谓「一甲子」。陈坚的艺术愈发体现出一种向内的纯粹化倾向,画面愈发的洗练深沉。这来自于艺术家历练过后沉静而自足的精神世界。在风潮变幻的当下,能够走出这样一条完整而清晰的艺术与生命轨迹,不取巧,不媚俗,着实令人感叹。

陈坚 梦 纸上作品 16cm×16cm 2013

让内心丰满

采访人_与谙

库艺术= 库:2018年您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大型个展,呈现出您有关塔吉克、大海和北皋风景大致三个主题的创作,恢弘而深刻,朴素而经典。这三个主题对您分别意味着什么?

陈:帕米尔是我安魂的地方。在那儿能找到灵魂深处对事物深刻的理解,感知生命的高贵与尊严。帕米尔是我真正的能量中心,也是一个温暖和美丽的地方。塔什库尔干人烟稀少,宁静悠远,那里没有机械化种植,更没有工业化学污染,只有千年冰封的昆仑山脉与塔吉克人的炽热情感,孕育着这里顽强不息的生命。他们对源于心灵的点滴善念格外珍视,汇聚出塔吉克人无穷的魅力和无限的感动。

我的艺术离不开帕米尔的山和人对我的滋养。“善良”二字用在塔吉克人身上太准确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东西就叫“善良”,还有“真诚”。每天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心里充盈着远在天边的快意,伴随着自然的节奏与韵律,在绘画中体味高原的无限况味。我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在帕米尔进行了一场生活实验,证明人能够超越感觉和理性直接认识真理。在我看来,生活就要做减法,追求简单、再简单些的质朴生活。

中国美术馆展览现场

中国美术馆展览现场

中国美术馆展览现场

画家陈坚发言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致辞

我觉得现在的塔吉克正在悄悄发生变化,不是人性,而是时代的变化。人们慢慢忘掉、丢掉了很多的约束和传统,慢慢接触到了有点利益化,现代化,功利化的社会氛围。我们特别怕这些侵入他们纯净的生活,但这种纯净怎么保持的住呢?仅靠我们的力量是根本不够的。他们为什么不能享受现代化的成果呢?我们想挖掘的那个点是越纯粹越好,但是我们的画家做到这种纯粹没有?人们将伟大、善良、纯真、质朴等等那么多美好的词汇都用在塔吉克人身上。但是我们做了什么?洗涤。用他们的善良来洗涤自己身上不好的东西。

青岛是我的出生之地。儿时的记忆刻骨铭心。成长的环境会造就一个人将来的胸怀、气质,态度等很多方面,也包括他怀抱的理想。大海是我灵魂的养成之地,是我无声倾诉的对象,它的宽厚博大最能释解我心中的情感,我对大海有一种深深的眷恋。我画的是心灵深处的海,更加隽永和内在。面对这样的海就像面对自己的内心,排除一切干扰,笔随心意,自然生发。情绪就是颜色,就是用笔。每幅画都体现一种心境,承载着一段记忆。当一幅绘画融入了情感和对自然的个性化解读时,就会产生所谓“不是风景的风景”的意境。我从不刻意追求哪种意象或技巧,只是在创作的过程中,逐渐找到一条回归自己内心的道路。

我在北京望京郊外的北皋农场的工作室住了近十年,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十年。我借用北皋景物抒发个体在自然和社会环境下的真实生存状态,画面背后有个体生存的真实体验。我在北皋农场感受到一种孤独感和神秘感,在日常中隐含着异常。我常常在北皋农场感受到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常常对着画面自言自语。静观周围的事物,通过反复观察和感受,我反而获得了某种陌生感,这种陌生感令我释然。我忽然明白,我并没有必要去拥有它。这样我就摆脱了景物的控制,也可以说是用我的心境改变了环境。我创造了一种日常感中的异常性,大抵可以概括出我创作的主要特点:单纯、敏感,笨拙中暗藏机警,平淡中透着诡异,是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左起:吴为山、李群、陈坚参观展

著名油画家靳尚谊参观展览

中国美术馆展览现场

库:这三者,既是具体的地理场域,是否也构成了您心理和精神上的独特世界?

陈:从整体上看,我这些年的作品呈现出的是一种“永恒之感”。山、海、人、树……等抽离了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画面变得平实、淡定。我努力将人物的造型和色彩概括提炼至非常简约的程度,从而让观者能够更多感受到人物本身所传达出的意象,绘画的视觉力量会更加深刻地凸显出来。帕米尔高原和大海,皆是我对外在世界的感受和对内心的回望与自省的结合。向外与向内,构成了一个我的完整的精神世界。它们已经摆脱了事物外在情境的束缚,成为了自由无拘的天地。

而北皋从严格意义上并不入画,没有画家系统描绘过它。北皋看上去比较原始,像是所谓田园风光。我每天饭后都会在农场里散散步,慢慢地,我与它有了感情,开始借北皋的景色来表述自己的内心世界,画了很多“不是风景的风景”。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法国亚洲艺术博物馆(尼斯)展览现场

库:您的绘画不炫技,也不强调某种高深晦涩的观念,但却强烈而感人。您对于自己的绘画的要求是什么?

陈:我主张画家内心和绘画创作之间要有精神交流,要相互启发。作品要有呈现出多种可能性的潜质,多维度意象的交织、融合,既要有深厚、拙朴的气息,也要有传统文人的诗性情怀,更要有独到的感悟和鲜明个性,不能流于表象。要把自己的个性、思索,疑问统统注入到作品中,这样作品或许才能带给观者不一样的感受。

得益于帕米尔高原的经历,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写生”。只有“了解”,才知道什么是写生、创作。了解对象的同时,关照自己的内心,方能赋予对象以生命。“写生”,是一种自觉,是失落与寻回之间的纽带,也是理解世界本体的路径,而非技法的更新或炫耀。一幅画即使用笔生涩,笨拙,只要注入真情,观者也能感受到。因此,我放弃了“猎奇性”的表达,情感的流露才是画面更深层次的内涵。

每次写生都会带给我更多关于自然、时空和死亡的思考,每一次思考都让我感觉温暖无比,也让我完成一次次在文化和地理意义上的朝圣之旅。只有不断保持对新奇事物的探索和自我追问,画面中才能有灵魂。

陈坚 海系列之三 145cm×180cm 纸上作品 2018

陈坚 有红光的夜色 100cm×80cm 纸上作品 2018

库:印象里这几年很少有人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这么大规模的展览,而且每件作品都立的住,经得起推敲,水彩画家更是没有过。您的这次展览,对于水彩界来说是否也是一次突破?

陈:虽然我用的媒介是水彩,但其实我并不关心自己是否是一位水彩画家。我想让作品传达出一种新的价值观。试图以狂放有序,切实有力的笔法去表现对象。我想探索更多的可能。不论是对人性和景物的发现,还是对于绘画的形态,都试图去探索更多未知的触角和更多的可能性。

我相信艺术有其神圣使命,有其社会作用。尤其是在当代社会,我们一定要用心去创造出深入人心的作品。经过多年的锤炼,我的心态平和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激烈了。人实际上很渺小。我的绘画中的笔痕诉说着往日的欢乐与艰辛,同时,我又用一种宁静的心境去体验生命,品味人生。我作品中的语言愈纯粹,情感的表达也愈充分,这也是艺术的魅力。

要想开出最美的生命花朵,必先保有纯真的生命本性。我已是六十岁的人了,几十年来,我的艺术和我的生活、灵魂得到了深入地交流和精神共鸣。我想让观者从中看到、听到,感受到我所领悟到的世界,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某种古老而遥远的东西,能够打破当今人们的心理屏障,直接击中内心。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现场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现场

陈坚 夏夜 78cm×99cm 纸上作品 2018

库:二十年的坚守,浇灌出您炽热的艺术作品。您在艺术介入生活,表现语言和媒介等方面的探索和成就有目共睹。接下来的二十年,三十年,是否又会是一个新的征途?

陈: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是我对自己近二十年来作品的梳理和总结。我真正确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和取向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这不是我故意要建立一套个人的视觉符号系统,而是根据自己的情感和观念,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绘画主题和表现技法,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些作品中,观者也能感受到我追求梦想的惬意感。帕米尔高原和大海,构成了我十八年来的心路历程。有时欲哭无泪,有时脑子一片空白,有时心里滴血;梦想、心血、记忆……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能慢慢抚平伤口,一张张画面勾画出我生命的弧线。

当然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会努力揭示艺术和生活的秘密,健康地活着,拥有更多的工作时间。我画中的塔吉克人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让我感觉自己的工作有意义,也让我想站在他们中间。我相信经过岁月的打磨,我的艺术也会跟河流一样自然流淌,会形成壮观且美丽的河道网,甚至可能长成一棵树。即便我不在了,它还能继续生长。

回首往昔岁月,最珍贵的还是经历。我一向不喜欢回头看,但一个人静下心来时,往事不免涌上心头,也百感交集。我的人生里没有奇迹,所有的成功都来自脚踏实地的努力和奋进。成功,是一个寻找真切的自己,清晰地认识自己的过程。让内心丰满,才是更难的事。

陈坚 北皋的秋日 53cm×44cm 纸上作品 2017

陈坚 奇异的风景 150cm×98cm 纸上作品 2016

陈坚 雨后的傍晚 76cm×57cm 纸上作品 2015

分享到:

上一条:新经典|隋建国:这一脚迈出去,悬崖还是阶梯?

下一条:新经典|徐仲偶:我的艺术一直在努力摆脱线性思维的创作路线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