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您的位置: 首页 > 个案研究 > 其命维新

其命维新 | 宣永生:象外之象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7-06-14 点击:2654

                                                                               

宣永生




编者按


今日是一个文化混乱的时代,精英文化与消费文化已经难分你我,东、西方文化之间所谓融合、对立似是而非,大而无当。水墨作为中国文人士大夫精英文化的代表,在今日如何表达?放在世界语境中穿透力究竟怎样?尤未可知。


宣永生的可贵之处在于坚守个人化的自我言说,比如他与六法之中独重“气韵”;从怀素的书法中唯独拈出“张狂”二字;从塞尚的理论与象形文字传统中重新发现三角形的图像含义等等,不落传统藩篱,不学西人腔调,重新向天发问,向混沌发问,向内心发问,并在一切重新发问之中,找回水墨与个人表达之间的那种自由无碍,随心所欲。






圆点   68cm×134cm  纸本水墨 2014


库艺术 =KU:您的作品中总有一种回到世界创立之初的洪荒之感,万物都还没有固定、命名,一切都在变动、孕育之中,这其实也正是老庄对于这个世界之初的描述。老庄的思想对你影响大吗?


宣永生 =X:是的,老庄思想不仅对我个人的影响很大,对华夏民族乃至人类的思想史均有其深邃意义。老庄对宇宙洪荒万物的认识观论述的核心:“天人合一”。


我的作品在试图追索老庄的核心思想观,且将西方人追求物“本质”“二元”哲学思辩也揉合其中,阐述本人个性化的一种体悟:宇宙、星系、黑洞在动态中,地球上的万物均在动态中,我在芸芸众生的动态中“感悟”“心跳”,并延伸着自然而然、油然而生的属于自己的动态,探究物象本源,追逐心灵的本真......



山水之二   68cm×136cm   纸本水墨 2015


KU:混沌的状态为什么让你着迷?似乎西方艺术不太能理解“混沌”的含义?


X:老子的《道德经》谈到物之始的“混沌”。其实我并非着迷于“混沌”,“悟觉”更确切些。是人对于“天地人”关系的一种悟觉。


“混沌”让我心灵更“自由”:穿越,回归到人类诞生之初;精子卵子相遇时的瞬间;婴儿时代;一切物之始的状态 ,从无序“混沌”的乱象中正本清源,在充满不确定性的视野中,开阔个人的思维模式,寻找事物变迁中相互的融合点。


“混沌”英文“chaos”意为“乱象”。关于西方人不太能理解“混沌”延伸出来的多层含义?是个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哲学话题,在此不赘述了。



我和山、水、云、雾、雨、雹、气、电、雷...... 95cm×178cm 纸本水墨 2013


KU:这种混沌的状态本来是无象的,怎样通过“象”来表现呢?


X:音乐通过听觉让“无象”表现出“象”的存在。中国的古琴、古筝,西方和日本很多音乐艺术作品都能很好的诠释“无象”与“象”。各门类的视觉艺术:行为、装置、肢体艺术、影像、诗文、书画、讲演、戏曲、相声等等;表现形式有:古典主义的具象写实;现代主义的意象抽象;后现代主义的借象、幻象、假象等等。而我的表达方式是“象外之象”,似是而非,非意象抽象,非借象幻象的似与不似之间。“象外之象”需要个性的注入,自我心灵的感觉是最重要的。


唐代张彦远,朱景玄提到王洽能醉笔作墨遂为古今逸品之祖,作画如痴如癫,用头发、树枝代笔,随兴即泼墨涂之。王洽在当时虽被“边缘化”。但他是中国“象外之象”的祖师爷 !是我的“偶像”!


我的艺术一生不可能为“多数人”认可,只能属真“玩”的心态。从西方艺术哲学的视角点,关注后现代主义后和我的“象外之象”融汇去找寻新 " 坐标 ",这也是当代水墨研究实验的新课题。




天问 68cm×134cm 纸本水墨 2016




天眼 45cm×68cm 纸本水墨 2016


KU:中国人将万物都理解为是“气”,你画的混沌之中,虽然没有物象,但能感觉到气的存在,感觉到气的周流。您如何理解“气”?


X:谢赫六法之首法:“气韵生动”。唐代张彦远在画论中认为六法全篇都在论“气韵”,余五法皆为技,而一笔带过。中医《黄帝内经》中“气”通神显。“气”“无象”,技法层面不管用蝇头小笔一笔笔堆叠而成,还是笔大如碗囗一挥而就,若未能贯通“全纸”也不是佳品之作,有象外之象的无象之“气”贯通,即使欠缺技法或“无”技法也会是上品之作!


气韵是心理感应,犹如我们在医院作心电图记录心跳动的频律,情绪的变化产生“气场”直接或间接传导在宣纸上的“痕迹”。当读者从作品中感受到画作者的气韵,作品才有了生命和艺术价值。


谢谢您能懂拙作还有点“气”的存在,说明我还能“活”着。


KU:您为人很温和,但这个混沌的世界中隐隐感觉是有一些不安,有一些激烈的东西在。为什么喜欢把“天”画得永远是在旋转翻腾着?这让观者联想到梵高的绘画。


X:其实年少时的我急躁轻狂、恃才傲物、嫉恶如仇、非黑即白......蹉跎岁月将我磨得平和现实。我的温和是养出来和生长而成为今天这个“模样”的!然则更多的是一种“孤独”,年轻时“被孤独”,进入老年期选择“孤独”。人的一生混沌中充满生机也暗藏危机,平静淡泊又伴随着骚动不安。


我作画时不会联想到梵高,更多影响我的是张旭、王羲之,怀素狂草的那种“张狂劲”!我想象在某个时间点上,他的精神与外在的条件都成熟了,二者的相遇碰撞出了这样的传世之作。这不是轻而易举达到的,也不是照样临摹能出来的,这完全出自于内在的精神,内心的气韵,不吐不快!




天问书象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6


孔子所言的内圣外王者乃帝王圣人。凡者如我只能将自己所思所想的瞬息万变的世界用不确定的动态表现在画面上。在我的画中也许会有名人名画的某”,构思构图的同步性也会有,我会努力独立渐渐成为真正的《宣墨宣言》的我。


KU:宇宙的气象与人的气象是同一种气象,您所画的“天象”也是您的“心象”吧?


X:宇宙的气象是物理性的,人的气象是生理和心理现象。宇宙和人的气象相融共存。当人们要对抗宇宙,过度开发利用大自然,便会遭天谴:雾霾的形成,地球变暖,森林湿地的消失......科技发展是把“双刃剑”。福哉?祸哉?人类应思考的是与宇宙的共存合一。


我所崇尚的象外之象其核心即为“心象”。“混沌”本“无象”:风、气、声无影无形无踪。“有象”是人对可视自然物的认知而产生的“心象”。“象外”即“时无象”和“时有象”。自然和心象都在时时“变幻”中。画的是个人那种有形无形的对来龙去脉的感觉和理解,以纸、墨、水、线条“假”象,碎片式的浓缩“抽象”而就。


心灵是真真实实的。若逆了自己的“气象”,其结果纠结、浮躁、愤恨、暴怒,功利等负面情绪会占主导,从而身心、生理也产生扭曲,至百病缠身 .


坐看天际云烟起之一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3


坐看天际云烟起之二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4


坐看天际云烟起之三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3


坐看天际云烟起之四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4


KU:水墨不是描述,不是表现,水墨是在生成,因此它其中有了造化的奇诡,您是不是也在创作中放任水墨这种自我的生长变化?


X:是的,但我坚守我的水墨“健康”地生长变化,而非“野蛮”!


KU:您的作品已经几乎是抽象的,已经几乎是涂鸦的,但又总是与山水,与水墨传统保留了一丝的联系。


X:拙作非西方人意义上的抽象——终结为一幅空白画布,留下两个刀痕的洞。拙作更非后现代主义式放任凃鸦——视几岁孩童涂鸦为“伟大杰作”。将崇尚自然延伸为“野蛮玄虚”;崇尚规律延伸为“僵化教条”。


我对于“象外之象”的追求还是中国文人式的。我追求顺其自然而有律,循其规律而任性。画面上一条条乱线,一朵朵墨团,一个个墨点。有山吗?无山,只是一笔墨团而已;不!有山,噢!若隐若现着重山;无水?纸墨水线间两条随意墨线中不小心留下的“飞白”。诶,你看像不像群山中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飞泉瀑布?哈!这个墨点像人,我还发现松树林,您站远点再看看那儿,有动物、房子、塔、云、气流......


我尽可能将诗意化进画面中,尽可能保留传统水墨的“规范度残痕”。不逆我是我作品的“主子”!



三角形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5


KU:山水其实也是中国人的宇宙观,是中国人的悟道观。直指本心,不立文字这样的禅宗思想对您有影响吗?


X:中国人的山水观:把人植入山水之中,把情怀移进山水之中。山水之象取“意”非真实之象。西方人山水观:取其真“象”,非意象。“机器革命”产生现代主义后才开始关注人和自然,人和物,灵与肉之间的关系。


今天我们步入了“多元论”时代或称“超空间论”时代。若我们还躺在老祖宗们农耕文明“一元论”的竹塌上喝着龙井,点着檀香,拨着古琴,吟诗作画,玩味笔墨。岂不再現了穿越剧的镜头?“X 大师,您的 8G 手机响啦!......”,我们需要的是如何与中国经济的“硬实力”和文化艺术的“软实力”互相匹配的真正大国,强囯的当代理念。真正的知识是践行出来的,学院派里的知识全是陈旧的东西,年轻人去学习一段时间是完全有必要的,但是一旦成为艺术家,你的知识储备就不能从学校里学到什么,而完全是一种自觉的个体化的学习。感受到的东西你才能真正学习到。这是自我完善,也是自我成长的过程。


我对禅宗没有深入的研究,仅从南怀瑾文集中读些只语片言。印度佛教传入与中国道家的渊源,禅宗本土化,六祖慧能扫地僧名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上岸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4


KU:您的作品的线索很多,它们之间是并列关系吗?它们是有计划 的展开还是更随性一些?


X:是的 , 它们之间是有并列关系的。它们往往是计划中的随性, 又在随性中计划着。我认为是向纵深横向拓展进行。一个个系列作品既独立又有连续性。


KU:“三角形”的这个系列您是怎么考虑的?


X:“三角形”这个系列最早是因为对塞尚关于世界万物都可以归纳到三角形、圆柱形等基本几何形的理论感兴趣。古希腊的 阿基米德发明几何学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到了塞尚这位现代主义的鼻祖,他又提出了世界是由几何形来构成的。在中国象 形文字的历史上,三角形可以联想到“山”的形状,这个三角 形本身就是一幅图画。再向前追溯,我们的老祖宗和三角形有 什么关系?我们的文化和三角形有什么关系?这是我所想到的。


用高更的话说: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由此 追溯到混沌,追溯到老子,使我想到了万物之始;使我想到了人的创造;使我想到精子和卵子孕育的瞬间;又使我联想到了 宇宙的黑洞......种种不被束缚的想象完全可以在纸上去发问。 面对我的画,观众也可以问自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人,被人吃......  68cm×68cm  纸本水墨  2014


KU:“我和你”这个系列是否自传的成分更多一些?


X:您说得对 ! 这个系列的纯虚构性越来越少,多数是自传式感 悟后的“实感”呈现于宣纸之上。无“感动”不动笔,我日渐 习惯于在充满激情与感动的状态下才会作画。


本次 798 现·实空间“天问”个展中的《上岸》:牵着我太太的手, 经历狂风巨浪终于抵达重生彼岸。另一层喻意:“人是否从大 海中来”?


《神》是我去年和朱军山老师的女儿朱岚夫妇多次接触、交流后将对这位当年被解放军艺术学院同学称为“女神”的画者的感觉写在我的作品里了。我的创作灵感多数源于“生活”!


这个系列的作品及《三角恋》系列还有很多尚未发表,但愿有机会眀、后年呈现给大家。谢谢!


分享到:

上一条:其命维新 | 丁立人: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下一条:其命维新 | 陆军:三维中的另类水墨禅修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