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码

  • 010-84786155
 

新经典|黄渊青:把自己也忘掉,才是最好的状态

作者:《库艺术》学术研究部 日期:2019-03-29 点击:444

年度艺术人物:黄渊青

ARTISTS OF 2018:HUANG YUANQING

“元”绘画

META PAINTING

黄渊青的绘画着重于探索书写性线条的表现力,现在的画面表达比以往更具流动性和潜意识,每一笔线条作为生命的同一被赋予独立的价值。他在绘画过程中,不断放弃自我,跟随笔触和色彩不断地让它自由生长与发展。他在一种近似「胡涂乱抹」又高于「胡涂乱抹」的纯粹表达中,去挖掘一些真实和本质,这可以说是一种「元」写作或绘画的表达。

在以「写」多于「画」的表达中,艺术家与画布之间,似乎有了不同于以往的一种关系。黄渊青并非想在画布上去表现或塑造什么,也不是想要传递某种观念,而是在反覆不断地书写、覆盖与重写的过程中,在画布上投射出真实的自己。他对书法和绘画,宣纸和画布,对抗力和亲和力,自发性与控制力,痕迹与隐喻之间悖论性的共存与融合的探索,展示出自己对于人生的看法以及作为一个人的精神强度!

黄渊青 无题2018-12 200cm×23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8

把自己也忘掉,才是最好的状态

采访人_于丽娜

“我在画画过程中,就是在不断地将技巧、法度放弃,把自我放下……当你变得更加自由,不再以强求之心追逐,最好的东西才能在此时自然地流露和显现。”

库艺术= 库:相对于您早期的绘画,现在的画面更加自由,颜色似乎是随便用的,不拘于色彩。在具体操作中,您是怎样运作的?

黄渊青= 黄:我早期绘画主要解决一些问题,对画面控制较多;现在自由度更大些,可能性也更大。绘画中的色彩是有无限可能的,色彩形成于各种颜色之间的关系,就像音乐中的和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色彩,不同的和声,没有任何既定的规范。用丙烯画画的时候,我几乎不用调色板,就在一个盖子上直接调颜料。第一笔颜色决定了第二笔颜色……我的画面就是这样自然而然地生长的,至于最后的绘画结果,常常是无法预计和想象的。

黄渊青 无题2016-2017 200cm×16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黄渊青 无题2017-37 200cm×16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库: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有意外或错误产生?

黄:常有,意外和错误是重要的。画得太过顺利和熟练,其实是完全凭借经验。经验产生套路,不会产生新鲜的元素,不再逼迫你去应对陌生的状态。这样,就走进了死路。

库: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被称为天下第二大行书,是作者在方寸大乱间创作完成的,它超越作者平常大量四平八稳的书写。您如何看待创作与情感的关系?请谈谈在您的创作中,色彩、线条、形状、笔触与情感、感知之间的关系?

黄:情感是很难说的。草书常常看似一片混乱,古人说,好的草书是点划狼藉,但其实它在“无序”里藏着“有序”。对我来说,绘画有意思的也是这部分,看似混乱,但有内在的逻辑。我会花很长时间去画一张画,最后看上去像是随意画就的,有点未完成、不完美的,这是画画中各种因素互相干涉产生的结果,这正是我要的。这关乎个人的感知与情感。作为作者,绘画的过程是一种不断反应的过程,但很难说清这是一种怎样的,具体的情感对应。在绘画之初,我的画面是从逻辑延伸出来的,然而并不全是逻辑的,意外,错误,同样是作品的组成部分。真正好的作品是超越逻辑的。我所作的是将它们互相作用,调和。所以我的绘画是一个漫长过程,很少一气呵成。

黄渊青 无题2017-18 200cm×17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黄渊青 无题2017-30 200cm×17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库:书法中有“筋、骨、血、肉、肌、肤、脂”等概念,您在作品中,所想追求的线条、形状与笔触的特质是什么?

黄:我的绘画从书法而来,书法好像是我作品的基因。画面中的点线面,看似随便,但我是极其用心的。书法的好是从“有法”到“无法”,“无法”就是没有条条框框,非概念化。绘画也是这样。我在画画过程中,就是在不断地将技巧、法度放弃,把自我放下……当你变得更加自由,不再以强求之心追逐,最好的东西才能在此时自然地流露和显现。

库:书法是透过一具时序(文字笔顺)指向的行为历程,以完成文字的形体表达。您的绘画是反覆不断的书写、覆盖与重写,这些时间流逝的痕迹是您作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请谈谈您作品的时间概念,它与传统书法有何不同?

黄:西方绘画从结构出发,强调稳固和力量;书写的是一种随生命自然流动的感觉,好像一种时间的记录,它和音乐比较接近。我的绘画是对书法的延伸,把点、线、面从文字中抽离出来,形成一种新的关系。不再是书法,但和书法的内在有关联。书写有一个流动方向,是心理和动作的流动方向,时间的流动方向,也是能量流动的方向,书法里面被叫做“势”。在绘画过程中,我并不考虑这个事情,作品完成后我清晰地看到我的绘画有一种动态的“势”,对于我来说是自然形成的。这就是书法带给我的东西。吴大羽先生说的势象之美大概指的就是这个吧?!

艺术门 黄渊清“触发”个展展览现场 香港 2018.3

库:您的抽象作品并非是完全平面的表达,其中似乎也存在有空间的纵深关系。您对空间是如何思考的?

黄:我希望画面是平面化的,或者说是压缩在一个较浅层的空间里,空间纵深大很容易变成风景,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方对空间的理解不同,中国古代没有“空间”这一词语,但它有相似的概念,“力透纸背”,我的理解是在纸的后面是有空间的,是介于物质和心理之间的空间。欧洲绘画中的空间,画布是最后一层,空间是在画布前面展开的。所以欧洲绘画将三维立体空间转向平面空间的表达,会把颜料堆得很厚,最后脱离画面。这和他们对空间的理解的传统有关。在我在作画的时候,这两种对空间理解是同时存在的。

库:在您抽象的画面中,似乎能让人看到山水或自然的意象,这让我想起古人讲的“师法自然”。您是否在创作中也有这种追求?它们来源于现实还是内心的想象?

黄:在绘画时,我没有考虑过意象,而是从点线面关系,色彩的相互关系出发的,它们在一笔一笔地生长和聚集。有人从中看出意象,这可能是我绘画中用笔的方式有关系。中国书法是象形文字,它使用的毛笔是软的,相对与油画笔更具有自然的性状。我是把油画笔当毛笔用的,(这种转换花了很长时间)你可能觉得我的笔好像不是油画笔,但其实是的。用笔的轻重缓急相对明显,点线面的表情就比较丰富。当它们互相走动,并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可能会让你感觉到某种意象。我并不介意观众这样看。

黄渊青 无题2017-3 300cm×20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库:您似乎在一气呵成的画面里,追求一种持久性的魅力。发展到现在这种满幅式、散点式的绘画表现方式,应该是经历了一个很久的演变过程?

黄:绘画就是一直走在路上,他会一直研究、思考,否定又肯定,肯定又否定,不断走下去——不到结束自己也是不知道结果的。你在前行的过程中,有时走向歧路,有时柳暗花明……你一步步走的时候,在意的是脚下的每一步,是不会感觉到突然的变化的,不知不觉中,走了蛮久了。当某天回头看,才发现已经发生很大变化。

库:现在进入人工智能的时代,键盘、手机替代了以往的书写方式。在当下不再以“笔”为书写工具的时代,您如何看待书写的意义?

黄:只要有人在,书写就在。书写与人的内在情感联系最密切,书写是一种人的生命密码,一种人的肢体语言。虽然我们今天也没办法解释得好。从文艺复兴起到今天,西方艺术的发展就跟科学密切相关,但欧洲古典绘画一直有书写隐现在其中。艺术发展有多条线路,书写只是其中之一。今天的时代,能选择的媒介和手段越来越多,书写这种方式和大时代没什么关系,纯粹是个人机缘和选择。但同时看到,现在以“书写”为表现方式的西方艺术家也越来越多,书法以及铃木大佐等人在欧美传播的禅宗思想种下的种子,正在开花结果。“书写”是人的一种行为,没有国界的,它本身就具有人的魅力。

黄渊青 无题2019-1 210cm×17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9

库:看您的作品,艺术家与画布之间,似乎有了不同于以往的一种关系。您不是去表现什么,不是去塑造什么,也不是想要传递某种观念,而是希望把自己真实地投射到画布上?

黄:绘画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忘记自己,跟随画面,不然你会把某些东西强加给画布。开始时是有法,但最后是无法,所以把自己也忘记掉,才是最好的状态。

库:您的画面显得非常自由而超脱,它们的创作过程真的这样轻松吗?您认为何时是一幅画应该结束的时间节点?

黄:我画画一点也不轻松,常常停滞不前,我就耐心等待某个时刻来临,再继续。

直到画面出现一种光,就可以结束了,这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当然,绘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因为作者的想法看法一直在变化中。所以,只能说在某个时刻作品完成了。

黄渊青 无题2017-24 210cm×17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库:这个光跟我们理解的绘画中的光?还是说一种精神性的力量?

黄:是包涵精神、物质的光。

库:您在绘画过程中让自我不断去生长和发展,这让我想起“零度写作”。

黄:我跟随感觉的逻辑来进行创作,画面各元素之间有静动、有阻断,但同时也在不断地提示和启发……这很难用语言表达。在这个过程里,不强求不追求,按照它的方向走。

黄渊青 无题2017-19 210cm×170cm 丙烯油彩、亚麻布 2017

分享到:

上一条:新经典 | 张恩利:和记忆有关

下一条:新经典|白明:生活中的个体才是重要的

  • 发表评论
  • 查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